苦夏症

蛇精病也有春天。【为你,千千万万遍】

【修伞】《青椰皮月亮》(一)

一年不见,学业繁忙(到死)中偷偷跑回来开一篇,缅怀那些好时光。

高三倒计时设定下的修伞,他们在我心里一直拥有美好的前路,而椰子和月亮是夏天最美好的宝藏。

远大前程,等待青春的归人。

《青椰皮月亮》
by 苦夏症

(一)

夏天早上四点半天就开始亮了。苏沐秋知道,因为他常常在此时起床,一边刷牙一边翻着考纲背单词。高三宿舍盥洗室敞开的纱窗外透露出迷蒙的光亮。

这样的夏天剩余的日子已经不多。因为从下半学期开始,随着每一天早起,日出前厚重的夜色宛如被流水洗刷的蓝墨汁一样冲淡,一层层褪去蒙罩于空中的纱——直到夏天来临,鸟儿四点钟就开始鸣叫,四处开着花,四处弥散着虫鸣,黑夜就此侧身给予白昼愈发多的...

2018-06-24

【修伞】《演出》

旁友们,我考完渡劫回来啦!

先摸个小短短短篇给修伞。居然真的快半年多没写同人了,欠下的债咱们从长计议。

再侃侃这篇的起因,是写之前刚刚看到喜欢的小众乐队今晚来自己城市演出,但今天才知道消息,便错过了机会。于是转而有了这篇,同时也想把修伞拉得离我们更近些。


《演出》

苏沐秋和叶修今晚在H市办了一场小小的现场音乐会,氛围相当安静,地点处在闹市与郊区交界处的一个Live House。

演出是从晚上七点半开始的,到九点半结束——原计划其实是到九点,毕竟他们没有那么多歌可以唱。门票卖得很良心。然而来参加的人数远远超乎两人的想象,小小的场地竟然座无虚席,叫安可的气氛也很热烈。九点之后他们返场...

2017-06-18

【本宣】[瓶邪瓶 | 邪瓶邪]《3069》第二期

一个广告。
期末爬上lofter捞一下社团的本子通贩,cp是盗笔的瓶邪瓶,目前仅剩二十本不到啦,希望有兴趣的旁友们不要错过。试阅微博上有,搜一下旮旯斋的官博就能看到。
通贩地址同以下预售地址。
眼看又是一年年末了【惆怅x

为中华之崛起而填坑:


基本信息


刊名:3069 第二期

原著: 盗墓笔记

CP:瓶邪瓶&邪瓶邪

字数:18万↑↓

结局:全HE

开本:B5

工艺:双封、夜光



预售信息


定价:预售单本65元

周边:日历卡×4(随书购5元,单购8元)

预售...

2016-12-24

10月21日!
知道虫爹会定生日之后每天蹲点刷一刷微博,刚刚看到那条确定的消息实在太开心了。激动cry!!
529&1021!一个双子一个天秤!
悄悄说,以后填结婚证的时候生日那栏大家都有着落啦【x

2016-11-22

【修伞】《我们仨》

沐橙视角的一篇。


写在前面,忍不住话唠一下。

喜欢这对cp也有快两年了,这篇算老梗,是关于伞哥没有死的原作向设定。当年也想写这样的大长篇,但结局是大长篇缩水了不少。记得到7月份的时候灵光一现有了一个1000字的开头,期间各种变数,遭遇瓶颈,到十一假期忙中抽闲,打鸡血一样在今天用半天写完了。

对我来说并不是自己很满意的一篇(你有几篇是满意的啊x),有些虎头虎尾中间虚,以后肯定要翻出来再做修改的。

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匆匆写完全篇,敲下最后几句话的时候,内心有种很奇异的温暖。

大概只是想想他们相伴许久走到一起这样的圆满结局,就能让我们觉得十分美好吧。


《我们仨》

by苦夏症...

2016-10-05

兴高采烈打开文档想找上次没写完的梗,结果发现没存……
WTF!!!!!!!!!!!!!

顺便八月份也快结束啦,作为接下来十个月要迎接考试的初三狗,得到明年六月份才能回来填坑了。【蹲】
😂😂😂 挖坑不填我的锅,希望明年回来可以好好写我们叶我们苏。
再见啦,旁友们。
中间有空应该可以爬回来摸几条鱼。

2016-08-26

【喻黄】《无尽夏》

性格试水的糖。也是因为手速拖了一段时间的黄少生贺,成功赶在两周内写完了。

于是被某鱼粉朋友警觉地怀疑起了身份。


《无尽夏》

by苦夏症

1
当那个聒噪的小机器人爬到主人的肩膀上并把他踹下床时,黄少天正在晨梦里睡得正香。
“起床了啊?”
“黄少你干乜啊不要摔我……拜托醒醒啊!”
“是你给我设置的4:30的闹钟,让我这么早叫你,”小机器人说着就去掀黄少天的被子,“算我求求你帮帮忙啦醒醒,黄少醒醒醒醒醒醒醒醒醒醒?”
卧室里一片静寂,玻璃窗上蒙上了清晨的雾气,凝成的小水珠悄悄滑落到窗底。
“等等……你还活着吗?”
电子机器人担心地说,就要开始测量心率等生命体征。
“……闭嘴!”黄少天一把抓起...

2016-08-24

【修伞】《冬》

习作,较崩。
两小时尝试西幻,没眼看。
练习手速,存档自勉。
龙和龙裔设定。


《冬》

我想他们来自我从未到过的地方,我说酒馆角落那两位陌生客人。这个年代南部大陆上来自北方的骑士与术士简直是标准配置,他们却我和惯常所见有那么点不一样。

他们在讨论龙和龙裔,于是我想起很久以前一个撑伞来的奇怪家伙,他卖给我一个龙蛋,告诉我等到明年春天会有挪威脊背龙冒出头,事实证明我被坑了三分之一个袋子量的金币,哼,那个老奸巨滑的。

不过在我意识到自己被骗之前,他跟我说过一个关于他自己的故事。我记得全部的情节,大抵是因为那个夜晚篝火够暖,而窗外的雪刚停,月色就此无声而至,是个适合说故事的好时刻。...

2016-08-20
1 / 4

© 苦夏症 | Powered by LOFTER